于燮康:集成电路无处不在,拥有极强的“撬动能力”

2018-02-27


2018-02-27 集成电路园地 集成电路园地


在讨论集成电路产业重要性时,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于燮康表示,上至关乎国防安全的军事装备、卫星、雷达,下至关系普通百姓生活的医疗捡测及器械、汽车、电视、手机、摄像机,甚至智能儿童玩具,都离不开集成电路。“在信息化时代,集成电路扮演着“粮食”的角色,在工程勘察、精准农业、航海导航、GIS数据采集、车辆管理、无人驾驶、智慧物流、可穿戴设备等领域都大有作为。半导体技术正扮演着多元应用的智能核心,它是一切智能制造的“大脑”, 是当今国民经济领域的母机产业。”于燮康说。

 

于燮康认为,集成电路促进了包括能源变革、智能制造、装备制造以及精密仪器微细加工等40多个工程技术的发展。在经济方面的带动上,1美金的集成电路所能带动的GDP,相当于100美金。而全世界集成电路的全年产值撬动的GDP相当于中国和美国GDP之和。因此,于燮康表示,集成电路对于技术与经济的撬动作用不可忽视。

 

与其他产业相比,半导体产业链有着独特的特点,产业链涉及面广,流程十分复杂。需要制取电子硅、拉制单晶、切磨抛制取晶圆、光刻、蚀刻、离子注入、金属沉积、金属层、互连、清洗、晶圆测试与分割、核心封装、分级测试等二百余个步骤。在后期的生产和封测中,需要光刻机、刻蚀机、减薄机、划片机、装片机、引线键合机、倒装机、塑封机、切筋打弯等制造设备的辅助。于燮康表示,半导体制造是所有制造业里最为复杂,最有科技含量的制造。16nm 的制造工艺,就可集成大约 33 亿个晶体管, 一纳米相当于头发丝的十万分之一。在规模效应上,集成电路与传统制造业相同,但是相较于传统制造业,集成电路具备不可修复性、流程复杂、制作周期长、机器精度高、持续投入强度高、营运成本高、运作系统非常复杂等多个独特的特点,集成电路的发展需要团结各个领域的精英人才,加强整个团队的互动合作,才能完成更好的效益。

 

十年前,西方国家的工艺水平还处于领先阶段,随着集成电路产业“雁型模式”的转移延续,位于美国、日本的8/12英寸及以下晶元产能转移到韩国、中国领域,多个跨国企业在中国设立本地生产、制造中心,我国中西部及福建等地区成为转移热点,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获得了明显的进步。“举个例子,在我的印象中,80年代初期时,徐州在建立一条生产线后,集成电路便再没了消息。这几年徐州发展很快,尤其是邳州,装备业尤其是光刻机,进步非常大。”于燮康说。

 

于燮康表示,重大专项的支持对技术含量提升的作用越发明显,甚至部分领域已经与国际接轨。对于国内来说,芯片设计是率先发展的领域,目前与国际水平差一截的原因与材料和设备相关,材料国产化与设备国产化要引起制造业的重视,才能提升国内封测业工艺研发能力。

 

(来源:中国电子报、电子信息产业网)